關注我們:
  • wb
    http://weibo.com/u/6008678367/home?wvr=5
  • qq
    鏈接
  • wx
    100-100

這里寫上圖片的說明文字(前臺顯示)

網上投稿
理論研究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理論研究 > 理論研究

西部青年律師跨越式發展的四個維度

摘要:隨著我們國進一步深化改革,擴大開放,西部青年律師的發展迎來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,借助于國家經濟發展全面超越傳統格局的態勢,現代化知識獲取途徑的變革,全新的律師執業思維以及新興的業務增長點這四個維度,西部青年律師得以實現跨越式發展,有能力趕超發達地區,形成西部律師發展特色路徑。

關鍵詞:西部,青年律師,跨越發展,執業思維

青年律師特別是西部青年律師的發展,始終是業界關注的熱點話題,也是青年律師自身繞不開的心路歷程。近年來,隨著一系列社會發展的深刻變革,西部青年律師的發展,呈現出跨越式的特點,我們可以形象地把它稱作“彎道超車”。彎道,意味著西部青年律師可能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,足以超越之前慣常的發展模式。超車,則說明西部青年律師有信心,有能力,在國內與中東部發達地區的律師業務競爭與合作,甚至可以在國際法律服務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。具體而言,有四個維度的因素,助力這種跨越式發展。

第一,國家維度層面,我國的經濟發展已經呈現出全面超越傳統格局的態勢,這是律師行業難得的宏觀機遇背景。

經過近年來我國經濟結構性轉型的發展,傳統的經濟增長“三駕馬車”投資、消費、出口,無論從結構上還是數量上,都正在或者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。近年來,我國涌現出井噴式的一系列關乎重大國計民生,關乎全民利益福祉,關乎國家戰略地位的重大發展成果,在基礎設施建設、基礎科學理論、基本經濟模式層面等產生重大影響。業務創新、制度創新成為經濟發展的主流,新技術、新產業起到的經濟發展帶頭作用日益凸顯。我國籍此爆發出來的創新型經濟發展力量,已經對于傳統的歐美主導的經濟秩序,形成彎道超車的大趨勢。

回顧律師制度,在律師制度恢復重建30多年來,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,隨著我們國“四個全面”戰略布局的不斷推進,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建設的不斷深化,我們國律師事業取得了長足發展,隊伍不斷壯大、作用有效發揮、制度日趨完善。最近10年,我們國律師人數保持年均9.5%的增速,以每年2萬左右的速度增長;律師事務所達到2.5萬多家,保持年均7.5%的增速。根據司法部2015年的數據,全國律師業務總收入679億元,近八年保持年均12.8%的增速。律師服務作為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環境下的服務產業,人數和收入的增長,是與國家整體經濟的增長分不開的,律師業務的創新,根本上是由國家經濟形勢,經濟制度的創新決定的,這是我們律師行業難得的宏觀機遇。

尤其值得說明的是,我們必須看到,深化經濟結構性轉型改革,更是為律師行業帶來質量上的改變。新的經濟發展模式必然伴隨新的法律制度變革,必然帶來新的律師服務空間。創新——這個以前看似與法律人保守、謹慎特質格格不入的名詞,事實上正在拓展新一輪的法律服務市場,誰能夠把握新經濟結構背景下的法律服務模式,誰能夠適應新常態下市場和客戶的需求轉化,誰就能挺立于法律服務的橋頭。

第二,方法維度層面,現代化的知識獲取途徑與以往有了革命性的變化,青年律師獲得了超越傳統路徑的進步渠道。

律師行業的發展,有著自身長期固有的特點,最根本的特點就是鮮明的“師徒傳承”色彩。老一輩律師往往通過自身的言傳身教,為新律師確立執業規范,把握執業紀律,傳授執業技能。可以說,律師行業在工業化時代為數不多的手工業。

但是進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后,傳統的律師行業“傳、幫、帶”方式卻面臨著日益嚴峻挑戰。一方面,是國家經濟高速發展帶來的律師業務井噴式的增長,政府、企業、公民以及各行各業都在呼喚專業、優質、巨量的法律服務。另一方面,卻是傳統律師行業中“傳幫帶”模式逐漸不能適應時代,面對新興業務的挑戰,無論是成熟律師還是青年律師,其實都站在了同一個起跑線上,都要開始重新學習。回望我們國西部地區,許多律師事務所沿用傳統的提成制的管理方式,律師埋頭于“一人吃飽”,律師師徒之間是“單線聯系”,律師發展欠缺全局觀,所內律師之間、地區律師之間各自為戰,缺乏交流。現任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學系、法學院助理教授劉思達博士,就曾經專門研究過中國法律服務市場的這個特點,并由此出版了著名的《割據的邏輯:中國法律服務市場的生態分析》一書,指出中國律師行業存在著普遍的地域割據、行業割據、門類割據,互相之間各自為戰,各成一派,固守領地,缺乏融通 。

上述因素使得青年律師的成長體現出鮮明的“路徑依賴”色彩。即青年律師往往是前幾年案源匱乏,收入偏低,唯一的目標是先保證生存。待度過幾年成長期后,收入趨于穩定,為了開拓業務,就要堅持辦案、營銷,為了維護客戶,還要負責售后、深造,結果是顧此失彼,疲于奔命。由于受到事務所軟硬件環境,師傅的個人水平和經驗范圍,以及地區執業環境的諸多因素影響,青年律師的成長道路仿佛一場未知的孤旅,充滿了孤寂和迷茫,也埋伏下許多風險,遺漏了許多機遇。上海虹橋正瀚律師事務所倪偉主任就曾經發出這樣的問題:如果說工業1.0是機械制造時代,工業2.0是電氣化與自動化時代,工業3.0是電子信息化時代,現在的工業4.0是智能制造時代,那么中國的律師服務行業現在是幾點零的時代?

所幸的是,在大數據、高速互聯網及交通高度發達的現今,人們的學習手段發生了革命性的變化,學習內容有了幾何級數的擴充。以致于可以打破割據的局限。青年律師的發展可以借助這些手段,打破地域和時間的界限,實現律師自我們學習的革命。例如,通常精通某一類型案件的律師,都是有過辦理大量此類案件實踐的,也就是業內俗稱的大量案子“喂”出來的。而有了大數據,青年律師獲取經驗的途徑,不再依賴被動的案件上門,而是可以借助大數據平臺主動出擊,系統性檢索和分析自己感興趣的案件類型,在權威公布的案例數據庫中學會整理提煉,得出自己的心得,這樣就使得青年律師的專業化發展插上了網絡的翅膀,不再是被動的等待案件來“喂”, 強大的人工智能,可以收集、檢索、分析案例,取代人力手段的總結過程,這將使得律師成長發生根本性的變化。

再例如,通常律師辦理案件所需的法律法規匯編、相關文本、圖標、清單等基礎材料,往往不能公開、便捷地獲得,而借助互聯網“人人為我們,我們為人人”的無私分享精神,青年律師可以輕松獲得有關文本數據,形成對于某一專業方向的直觀認識,促進專業化思想萌生。隨著移動互聯網的爆發式增長,大量的公眾號、自媒體、網絡社區都會發布高質量的法律實務文章,律師可以足不出戶,就能做到與最前沿的實務成果零距離接觸。大量官方和半官方性質的論壇、研討廣泛開展,青年律師借助便捷的交通方式,可以就自己感興趣的領域,與行業先進經驗進行面對面交流。這在傳統的師徒幫帶方式下都是難以想象的。

這些全新的學習手段,最重要的革命性,不在于信息量的龐大,而在于信息流動的平等。互聯網不僅僅是一種工具,它更是一種生活方式。它使得知識的獲取和分享,可以超越時間與空間,不再受到物理障礙的阻擋,不再能夠形成知識的“高位差”,互聯網中獲取知識的邊際成本趨近于零。這是互聯網對于思維模式的根本性顛覆。在這樣的環境中,無論是時空的割據還是經驗的割據都被打破了,割據的邏輯失去了存在的基礎,青年律師也就得以突破傳統的路徑依賴,獲得飛躍式的成長。

第三、思想維度層面,全新的執業思維是青年律師提升執業技能的根本所在。

我們把執業思維總結為三個等式:專業化=“功夫在詩外”;規范化=“點—線—面”;創新化=“產品+”。

首先是專業化,我們主張全新的專業化觀點。我們知道,在法學界,存在著法學這門學科有沒有自足性的爭論,也就是法學能不能不靠別的學科,自己論證自己。同理,律師業務也存在有沒有自足性的問題,我們認為,在新的執業形勢下,律師業務的自足性實際上變得越來越小,專業和法律結合越來越緊密。以往的律師服務,律師可以不考慮財務問題,不考慮具體交易背景,不考慮技術現實,僅僅在法律層面參與事務論證,而且還往往還對具體事務擁有一票否決權。但在現今,律師與相應的業務融合的越來越緊密,例如,建設工程法律服務,如果熟悉工程專業,恐怕律師能夠提供的法律意見是比較有限的。專利法律服務,如果不了解技術背景,其法律服務必然淪為表面文章。可以說,非法律專業與法律的結合,就是如何做好“詩外”功夫,只有詩外的功夫做足做好,才能譜寫出法律本身的動人詩篇。

其次是規范化。依據上海大成律師事務所的王棟律師的觀點,我們主張青年律師將職業發展劃分為“點、線、面”至少三個階段。即,在執業的第一個階段,找準律師執業的感覺,確立自己的專業方向。可以鎖定“一主多輔”的專業化方向,通過大量的辦理案件,窮盡有關法律規范,反復深入研究,打牢該方向的知識基礎和技能儲備。這個階段是在具體的業務水平上的突破,可稱之為“點”的突破。在執業的第二個階段,組建團隊,制定產品,拓展客戶。明確團隊組成、分工、利益分配,通過講座、培訓、網絡等手段大力宣傳,奠定在地域或行業領域專業化的地位。獲得行業和客戶的認可與肯定,這個階段是建立了團隊化和產品化服務線的突破,可稱之為“線”的突破。第三個階段,是深化業務發展,同時適時調整轉型。在此階段,團隊業務已經基本成熟,律師則應當進一步深化對于特定領域的專業化,將法律服務作為橫軸,將具體行業、產業等作為縱軸,準確定位,適度轉型,找到擴大和深挖業務的來源,橫軸和縱軸的結合也可以稱為“面”的突破。這樣的規范化執業思維,將會大大拓寬執業律師的路徑。

最后的輸出成果,應該是創新化,體現形式就是法律服務產品。不過這個產品是要不斷迭代升級的,所以需要給它加上了個“+”號。借助互聯網學習能力流動的同質化趨勢,西部青年律師的執業創新得以與中東部齊頭并進。例如,律師可以實現法律服務行為的產品化,將特定類型的法律服務當作一種產品,形成一套固定的標準法律服務模式,涵蓋同類型大部分案件。律師可以實現法律服務產品營銷的系統化,組建專業的營銷團隊,對特定業務產品進行深入開發,形成系統化的社會認知度、品牌度。律師可以實現法律服務過程的可視化,借助特定的信息手段,實現服務過程對于客戶、合作方、辦案機關的全程可視。律師可以實現法律技術服務的平臺化,律所可以起擔負客戶管理、知識儲備、流程把控、績效考核功能為一體的整合式平臺。凡此種種,將會形成法律服務團隊分工的專業化,實現律師技術培訓的標準化,實現法律服務技術的智能化。這些變化必將成為西部律師轉型升級的動力引擎。

第四,業務維度層面,新的業務增長點是青年律師業務發展的“快車道”

與傳統的民商事訴訟、刑事案件等有所不同,一些新興的服務領域的確對于西部律師而言還比較陌生。但是,這并不意味著西部青年律師由此落后,我們們認為,這恰恰是開拓新興業務難得的發展機遇。

如PPP和政府產業基金業務,西部省份方興未艾。以甘肅省2016年為例,已有62個PPP項目簽約,總投資875億元,完成審批、核準、備案等前期工作項目229個,開工項目54個。在金融行業開展以適當方式依法持有企業股權的“投貸聯動”試點,暢通項目融資渠道。 在政府產業基金領域,2011年以來,我們省財政單獨出資或與社會資本共同出資設立產業基金、投資基金共10支,子基金14支,已到位資金117億元,其中,財政投入78億元,社會資本投入39億元;落實意向社會資本投資49億元 。由此可見,此類業務為律師服務提供了廣闊的發展空間,青年律師應當加快學習,抓住機遇,打入新興業務領域,贏得廣闊發展空間。

再例如,涉外業務,通常人們的主觀感受都是東部沿海地區的“專利”,西部內陸省份無緣。殊不知,在國家“一帶一路”戰略的背景下,西部省份是“一帶一路”的重點發展省份,以甘肅省為例,國家賦予我們省“構建我們國向西開放的重要門戶和次區域合作戰略基地,絲綢之路經濟帶重要組成部分”的戰略定位,傾力打造絲綢之路經濟帶甘肅黃金段,在加強政策溝通、設施聯通、貿易暢通、資金融通、民心相通等方面創造性地開展工作。“一帶一路”,是我們國新一輪對外開放的大戰略。與中東部普遍接觸歐美國家涉外業務不同,西部省份更多面向中亞、西亞、東南亞地區開展涉外業務,這些業務領域特色鮮明,需求巨大,可謂是涉外服務的廣闊“藍海”,青年律師未嘗不能在涉外業務領域與發達地區律師分庭抗禮,占領市場的制高點。

有限的思索永遠比不上奮進的實干,我們有理由相信,借助以上四個維度,西部青年律師可以打破各種局限,實現青年律師超常規的發展,實現個人的飛躍成長,實現律師在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最大價值。

上篇:

下篇:

來源(甘肅中立源律師事務所) 作者(張翼) 閱讀()
標簽
相關內容
    110-130110-130110-130

    本網站所刊登的各種新聞、信息和專題專欄資料,均為甘肅律師網版權所有,未經協議授權,禁止下載使用。

      Copyright © 2004- www.6158275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. 設計制作:宏點網絡

    甘肅律師網業務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 聯系電話:0931-2605602 傳真:0931-2605602 隴ICP備06002465號

    到底有没有北京时时彩